您现在的位置:班主任直通车 > 赵晓静 > 专栏文章 > 
孩子为什么不像我?

北京市网上家长学校课程团队主讲嘉宾 清华大学附属小学   李红延

小毕夫妇是典型的知识分子,丈夫小毕是名牌大学物理系的高材生,后到美国留学,现在是中科院博士后,妻子淑敏和他是大学的同班同学,现在俩人同在一个研究室。在外人看来,小毕一家是很美满的,但却不知他们也有头痛的事,那就是上小学的儿子虎子。

    虎子出生时,小毕已经去美国了,淑敏独自一人在北京,她自己既要工作,又要照管孩子,一个人忙不过来,于是就请了一个小保姆帮着带孩子。虎子从小聪明伶俐,接受新事物快,亲戚朋友都夸他继承了父母的好遗传,今后肯定会子承父业。

    但是到了虎子三岁的时候,却显得特别淘气,小保姆已经拿他没办法了。孩子的姥姥是个退休中学老师,到北京来看外孙,但虎子的表现却让她大感意外。

    孩子不但没有起码的礼貌,简直有点无法无天。姥姥的腿不好,走得慢,虎子就从后面猛地用力一推,姥姥要不是及时抓住旁边的栅栏,结果真不知会怎么样。大人说他,他还嘿嘿地笑。老人把自己的担心告诉淑敏,谁知淑敏淡淡地一笑:“崐妈,没关系的,我和小毕的孩子不会差到哪儿去的。等孩子上了小学,我们会给他做出榜样的。”

几年后,小毕回国,虎子也上学了。小毕夫妇确实是身体力行,晚饭后很少看电视,一般都是忙着看书、写论文,甚至连节假日都是如此。要说在这样优越的学习环境下,虎子学习应该不差吧。可他在学校却成了有名的闹将。今天是推伤了同学,明天是打掉了教室的灯管。上课也是在不停地寻找玩的对象,一会儿说话,一会儿切橡皮。弄得小毕夫妇三天两头被请到学校,他们非常不解地说:“我们这样的家庭为什么会出这样的孩子?我们一辈子老实、勤奋,儿子为什么不像我们?”有一阵子小毕夫妇被搞的实在是没办法了,他们甚至想孩子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所以为此特别请来了研究心理学的师母,在家住了一个星期,专门观察儿子的行为,一星期后,师母郑重地告诉他们:“小虎是一个很正常的孩子,只不过和你们想象的不一样。”

跟虎子同一个班的还有个小男孩,名字叫秦小征,小征的父母也和小毕夫妇有同样的疑问:孩子为什么不像我?

小征的爸爸现在是某技术中心的总经理,母亲是某大公司的高级会计师,两口子也都是事业有成,可小征却表现得毫无进取心。他平时疲疲遢遢,一副懒散的样子,学习成绩总在班里倒数。他妈妈看着成绩单伤心地说:“我和你爸爸那么要强,怎么有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孩子?”

    像毕、秦两家遇到的困惑并不少见,而且绝大多数都发生在知识分子或干部家庭里。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吗:“老子英雄儿好汉。”既然父母都比较杰出,孩子也就应该是品学兼优的呀。

    其实则不然。父母的榜样作用是十分重要,家庭环境的熏陶也举足轻重。但这绝不是家庭教育的全部。

虎子、小征的父母用行动给了孩子充分的教育暗示,但却忽视了孩子成长过程中非智力因素的培养。比如小征的母亲就曾经说:“孩子上学前我什么都不教他,让他是张白纸,等上学后再让老师往上面勾画。”这话听起来有一定的道理,但课本上的知识是老师教的,可必要的良好生活习惯、思维训练、道德规范的培养却是需要家长必须参加的。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智力因素与成才并不一定成正比,因为在智慧活动中,一方面智力因素决定一个人能干不能干;非智力因素决定一个人肯干不肯干;至于干得好不好,则由智力因素和非智力因素共同决定,对于一般人来讲,主要由非智力因素决定。另一方面,智力因素主要决定智慧活动的效率;而非智力除与智慧活动的效率有关外,还决定一个进行智慧活动的方式,是积极的方式还是消极的方式,是坚韧不拔的方式还是畏怯退缩的方式,是勤劳的方式还是懒惰的方式等等。

我国宋朝的方仲永五岁能做诗,被乡里称为奇才,然而他的父亲忽略了对他的教育,只顾四处带着他谋利,终于“泯然众人矣”。

    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三种因素的影响:家庭、学校和社会。孩子的思想是简单、直线的,如果你不告诉他明确的是非标准,他就会产生错误的判断;如果说你不教给他积极正确的生活态度,那么他的行为也将可能是悲观消极的。如果你没有培养他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那他所做的事情就该是糟糕混乱的。孩子要接触各式各样的人或事,就算已有了一个很好的家庭环境,孩子也会受到外界的影响。所以智力可以遗传,但“成功”是“遗传”不了的。
主  办:北京市教育委员会 承  办: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协  办:北京市妇联、北京日报专刊部、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 运行管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教育网络和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翠微路4号院颐源居小区3号楼 邮  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