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家教博览 > 
要遨游“云端”,更要扎根大地 ——“互联网+教育”究竟意味着什么?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谢春风

  信息文明正在成为一个新的人类文明模型,“互联网+”正把中国发展推向新阶段、新境界。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现在人类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这样一个历史阶段,这是一个世界潮流,而且这个互联网时代对人类的生活、生产、生产力的发展都具有很大的进步推动作用。”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

  “互联网+”意味着什么?全国人大代表马化腾解释说,“互联网+”战略就是利用互联网平台,利用信息通信技术,把互联网和各行各业结合起来,在新领域创造一种新的生态。在“互联网+”日新月异发展态势下,教育将处在什么方位?迎来什么机遇?遇到什么挑战?自身将有什么改变?新的教育生态有什么特点?值得每个教育界人士思考。

  一、“互联网+”是人类的伟大创造,也创造了新的人类生存、生活、学习和工作方式

  诞生于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新媒体技术,深刻改变了人类社会的图景,也深刻改变了人类对宇宙的认识方式和方法。作为新通讯技术和深空探测技术的结晶,美国哈勃空间望远镜(Hubble Space Telescope)正在地球外太空运行,其超深空视场是天文学家目前能获得的最深入、也是最敏锐的太空光学影像,已经深刻改变了人类原来的宇宙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网络信息是跨国界流动的,信息流引领技术流、资金流、人才流,信息资源日益成为重要生产要素和社会财富,信息掌握的多寡成为国家软实力和竞争力的重要标志。信息技术和产业发展程度决定着信息化发展水平,要加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和基础设施建设,提升信息采集、处理、传播、利用、安全能力,更好惠及民生。

  作为人类的伟大创造,“互联网+”正在创造新的人类生存、生活、学习和工作方式,“身居陋室,知晓天下,”“四海之内皆兄弟”,“万物皆备于我”等愿景,已经成为现实。

  二、“互联网+”是人类从必然王国通往自由王国的大道,但这条大道并不平坦,而是陷阱密布

  人类就是一个不断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历史。马克思主义哲学有“必然王国”和“自由王国”两个基本概念。必然王国指人受到自身盲目性、外在必然性支配,特别是受客观环境、自己所创造的社会关系的奴役和支配的不自由状态;自由王国指人自己成为自然界和社会的主人,摆脱了行为的盲目性,能自觉地创造自己的社会状态,甚至能改变(破坏)自然环境。教育也是从必然王国通往自由王国的发展进程。

  新媒界信息技术由人创造,它也在改变人本身。“互联网+”是人类从必然王国通往自由王国的大道,但这条大道并不平坦,而是陷阱密布,险象环生。习近平说,互联网发展对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提出了新的挑战,迫切需要国际社会认真应对、谋求共治、实现共赢。马克·波斯特则对电视广告的负面效果给与了批评,“在人文道德领域内,电视广告是操作性的、欺骗性的、令人厌恶的;它们唆使消费者做出‘非理性’决定,并且鼓励‘只图眼前的快活’这种吸毒心态、这种虚假地解决人生问题之计。”[1] 一个突出的负面案例是,借助互联网兴风作浪的IS国(英语为Islamic State,缩写为IS),一个自称建国的活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极端恐怖组织,无恶不作,对人类的和平、自由、平等、人权造成严重威胁,而互联网技术成为该极端恐怖组织壮大队伍的锐利武器。所以,互联网技术被谁使用,如何使用,关乎人类的未来。

  三、“互联网+”给教育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也带来了无与伦比的挑战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互联网思维”,强调民主、开放、参与,“我思献人人、人人助我思”。微信作为“互联网+教育”的新形式,已深刻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工作和学习方式。而“家校群”、“家长群”、“教师群”等的出现,让家校教育共同体的沟通更加便捷,老师用微信和家长沟通,工作效率大大提高。但负面情况是,一些教师在“微信群”、“班级博客”、“飞信”等虚拟空间里,真名实姓点评学生的表现,批评与表扬的教育外溢效应大大强化,学生的自尊和隐私权被明显侵犯,这种做法引起巨大争议。这种争论提醒我们,怎样利用好信息技术手段和工具,确实值得深入探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网民有近六亿人,手机网民有四亿六千多万人,其中微博用户达到三亿多人。必须正视这个事实,加大力量投入,尽快掌握这个舆论场上的主动权,不能被边缘化了。”[2] 显然,在近6亿网民、四亿六千多万手机网民、三亿多微博用户中,家长、教师和学生是主体,把握好教育的主动权十分重要,否则,教育者就会被边缘化。

  “互联网+教育”催生下的新教育生态正在形成,教育者树立和强化“互联网教育思维”非常必要。“互联网教育思维”有什么特点?如何把握?

  1、“互联网+教育”是教育技术、手段、方法、形式和内容的深刻变革,但教育核心价值往往具有稳定性

  慕课(MOOC,即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翻转课堂(Flipped Classroom或Inverted Classroom,指重新调整课堂内外的时间,将学习决定权转移给学生)、微课堂(应用手机进行学习的课堂授课模式,将课堂搬到了学生的手机或IPAD里)等形式不断出现,确实给传统教育带来了冲击,更给沉闷的教育注入了新鲜空气和活力,传统教育已处在解构过程中。在互联网催生的大数据时代,一些教师如鱼得水,也有不少教师困惑而彷徨,还有一些教师继续生活在“以不变应万变”的旧心态和工作状态里。

  “互联网+教育”是信息技术与教育的结合、融合,和新教育生态的再造,是教育技术、手段、方法、形式和内容的深刻变革,但教育的核心价值往往具有稳定性,好比奔腾激流中伫立不动的巨石。教育形式变化万端,教育核心价值往往深沉而恒定。正如著名教育家、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文喆研究员在谈到教育创新问题时告诉笔者,“创新没有那么简单,教育创新不能一哄而起,更不是形式变化上的轰轰烈烈。现在,我们的教育需要坚守,更需要敬畏与传承教育的真义和要义!”所以,在教育形式、手段和内容的轰轰烈烈变化中,教育者需要冷静、深沉的凝思和对核心教育价值的坚守,否则,就会成为信息技术汪洋大海上随处漂泊的一叶扁舟。

  2、教育者要善于遨游在网络信息的“云端”里,更要扎根在教育实践的沃土中

  “互联网+”是云技术、云平台、云计算和云端无界场域,是教育发展和教师专业化发展的广阔天地。“互联网+教育”是教育者遨游在信息技术的无际“云端”里。与此同时,教育者要了解和把握好网络空间的虚拟性、通透性、无界性和迅捷性,以及教育实践的真实性、生动性,关注活生生的教育现实生活,了解活生生的学生生命状态。信息技术再复杂、先进,也只是物质的外壳,教育实践是一切智慧的源泉。微信、微波、博客、慕课、翻转课堂等,只是教育实践之海荡起的涟漪。如果过于关注形式,教育就会肤浅而苍白。比如,一些教师在讲课时,对信息技术的倚赖过重,新的教学手段可谓丰富多彩,但其育人的丰富性、深刻性相差甚远,有弄巧成拙之嫌。

  3、“互联网教育思维”的灵魂是师爱,是育人,人的尊贵性不能被“互联网+”所淹没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宣传思想工作是做人的工作,人在哪儿重点就在哪儿。无论信息技术如何发展,教育的本质和高贵性都不能随波逐流,这就是,教育是人影响人、人感染人、人成就人的复杂心理过程,是心灵感动的艺术,不是人与机器的冷冰冰接触。教育是做人的工作,教育的重点应该在活生生的家庭和学校教育生活里,亲情、师生情、友情、家国情怀是教育永恒的魅力。一个值得警惕的问题是,互联网大大拉近了人类身体之间的距离,交流更加便捷,但“低头族”随处可见,教师、学生“低头族”也很多,人们的心灵距离疏远得迅猛,彼此感觉更加陌生了,正可谓,“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我站在你的面前,而你却在低头翻看手机。”

  在“互联网+教育”所催生的新教育生态里,师生间的心灵交融依然是最美丽的风景。“互联网教育思维”的灵魂是师爱,是育人,是师德引领,人的尊贵性、师德的崇高性不能被“互联网+”所淹没。

  4、警惕“互联网+”使教育变得庸俗化、简单化、粗暴化和功利化

  信息技术的优越性不用置疑,但其负面影响也日益受到关注,尤其是新媒体技术对人际交往理性、人文道德的破坏。哲学家哈贝马斯认为,“与印刷传播相比,新媒界传送的节目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剥夺了接受者做出反应的权利。它们将公众的视听置于它们的魔咒之下,而同时,他们取消了公众的距离感,从而又把公众置于其‘导师威严’之下,也就是说,公众被剥夺了发言和反驳的机会。”[3] “互联网+”正在深刻影响着各行各业及每一个家庭,学校也被置于其“威严”之下。社会围绕教师把自己对学生的表扬和批评意见放微信等公共空间里作法的争论,依然存在。实际上,这反映了互联网技术大发展所催生出的所谓“教育大跨越”,正使魅力无穷的教育变得庸俗化、简单化、粗暴化和功利化。一些教师、家长在微信、微博等网络公共空间的教育盲动,会导致家长和孩子的误解、曲解,及敏感、反感、嫉妒、攀比心理,增加教师、学生和家长间的教育隔阂,甚至使教育出现“裸奔”的尴尬处境,触犯教育的道德底线。

  5、坚守师德的高贵性和教师的人格魅力

  教育是表扬和批评的艺术。如何运用微信、微博等网络空间进行教育,反映了教育者的教育艺术和道德境界。在真正的教育家那里,嬉笑怒骂皆为好的教育。何谓道德?在合时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干合适的事情,就符合道德。笔者支持教师对学生正当的教育奖惩权,师道尊严必须捍卫。但在网络公共空间里,教师对学生的表扬、特别是批评,要慎之又慎,心存敬畏。教师要特别警惕开放空间里自己对学生负面评价所产生的网络化教育外溢结果。因为教师一句不经意的批评,在网络的推波助澜下,有可能给学生产生难以挽回的负面影响。所以,教师要时刻牢记自身职业的特殊性和神圣性,以及更高的职业道德要求。儿童青少年的生命成长和幸福命运、无数家长的殷殷期待、党和国家的无限重托,使得教师岗位日益重要而崇高。在“互联网+教育”大背景下,面对每日每时每刻的从教行为,教师必须心存敬畏,不断增强育人律己的伦理自主性、师德的高贵性和教师的人格魅力[4] (谢春风,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可持续发展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教育学博士) 。

  主要参考文献:

  [1] [美国]马克·波斯特,第二媒界时代,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9月,第一版,第98页。

  [2] 习近平的6个“互联网思维”,人民网,2014年11月21日

  [3] [美国]马克·波斯特,第二媒界时代,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9月,第一版,第68页。

  [4] 谢春风,坚守从教底线是崇高师德的根基,中国教育报,2014年7月8日。


主  办:北京市教育委员会 承  办: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协  办:北京市妇联、北京日报专刊部、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 运行管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教育在线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地  址:北京市北四环东路95号 邮  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