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教师笔谈 > 
其实那也是爱

北京市朝阳区垂杨柳中心小学 段海霞

人到中年了,有时候总喜欢回忆过去,看见年轻人的时尚就会感叹自己没有生在富足的时候,承受生活的重压,就感叹自己从没有过放松的时间。只有回到那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心中的种种不平和无奈才会被一种纯真的情感覆盖,是快乐,是简单,是最发自肺腑的留恋。有的时候,从童年的一个小故事还会勾起我很多的思绪。

我的童年没有玩具,甚至没有解馋的东西吃,印象中一瓣儿独头蒜居然都可以成为美食。爸爸妈妈都挣钱很少,但却出奇的忙,每天我都被锁在家里,所以对他们的依恋感很强烈,每天他们去工作时,我一定用震撼的哭声送他们上班,每天晚上都要爬进他们的被窝,弥补我一天失去的爱,赶也赶不走。就这样我混到了小学四年级,终于有一天,家里添了一件新家具,一张崭新的单人木床,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因为爸爸经常睡在那,直到有一天,妈妈郑重的宣布: “你也这么大了,就不要跟爸爸妈妈挤着了,从今天起,你就自己睡新床吧。”我当时的心情现在还记忆犹新,紧张、愤怒、恐惧。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决定。我用哭闹表示了不满。爸爸妈妈好像铁了心了,他们自顾自的上了床,把我的枕头被子搬到了单人床上。我一看事情不妙,立刻闹剧升级,穿着背心短裤蹲在了桌子底下,任凭他们哄劝都不出来。纠缠了一会儿,他们突然不理我了,竟然把灯一关,上床睡了。蹲在桌子下的我,忽然成了没人要的孩子,从大声叫逐渐累的变成小声哼哼,最后在黑暗里变的默不作声,酸麻的双腿终于使我妥协了,我无趣的自己爬上了新床,小小的心里非常难过,我觉得他们不爱我了,不要我了,在恐惧和不断的恶梦中我熬过了第一夜,从此我开始了独自入睡的历史。开始我的床跟爸爸妈妈的床紧紧的挨着,每天晚上我都能感受到他们在为我偷偷的盖被子。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我渐渐适应了独自睡觉,并且还很享受,直到有一天我终于从他们的房间被搬到院子里一个独立的小屋,小屋是精心粉刷过的,有一个干净的书桌和一台家里刚买的洗衣机,妈妈还为我的床铺上了漂亮的床单,我记得搬过去的时候我开心极了,有一种展翅高飞的错觉。直到后来,我偶然看了一部日本的影片“狐狸的故事”,突然想到也许从把我赶下床的那一刻起,他们是为了有一天我可以自己去生活吧。

生命的脚步循环往复,如今我已经是为人父母了,我也曾经狠心把最爱的宝贝儿子赶到自己的床上去,因为我知道他早晚要离开我独自去面对生活,我不要他永远依恋父母,长不出坚强的翅膀。也许只有做了父母,只有在人生的路上成熟了,才可以真正体会我的父母曾经的想法,其实那也是爱,就是这份爱给了孩子勇气,锻炼了孩子的意志,就是这样一个童年的小故事,使我感受到了父母的责任。

 


主  办:北京市教育委员会 承  办: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协  办:北京市妇联、北京日报专刊部、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 运行管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教育在线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地  址:北京市北四环东路95号 邮  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