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教师笔谈 > 
家访,让美好和崇高延续

北京四中初中部  赵燕梅

2011年这个炎热、多雨的暑假里,我马不停蹄,披星戴月,栉风沐雨,足迹遍布大半个北京城,顺利完成了对43名新初一(5)班学生的家访。家访的过程是非常辛苦的,但我赢得了信任,收获了感动,促进了理解,感悟了崇高,留下了美好。定期进行全员家访,是北京四中班主任的传统,但这件看似普通的事情却引起了不平凡的反响。家访时,我听到很多家长这样的感慨:孩子的小学也是非常优秀的学校,孩子小学的老师也非常敬业负责,但六年来,却没有机会接待老师的家访。不少家长感动于北京四中老师家访的诚意,感慨于北京四中教育品质的与众不同。听到比较多的评价就是:“北京四中的老师就是不一样,家访很辛苦,但很崇高,目前我们的教育就缺少这个。”

这样看来,我深感自己很幸运。幸运的是,我不仅工作在北京四中这个使我感到崇高的集体里,而且自己在学生时代,也不止一次接受过老师的家访,他们都是我心目中的好老师。我想,自己今天的职业选择就是在许许多多恩师影响和引领之下的结果吧。他们是我生活的引路人,他们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那样深刻、清晰的痕迹,以至于不把这些关乎我成长的教育故事写下来,会觉得是一种对恩师的不敬。

其中一位,是我初中时代的班主任兼语师陈俊杰先生。

那时,我因为母亲工作调动的缘故,一度离开从小生活的北京,来到了河北省涿州市(当时还叫涿县)化工部矿山局子弟学校(当时母校叫联育中学,有联合培育人才之意,不过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读中学。老师教了我两年书,当了我两年的班主任。

老师的家访是经常性的,因为当老师和学生的住家都比较近,都住在矿山局的南北两个家属院里,空间距离最远的不会超过三公里。但做了班主任的我才知道,三十几个孩子的家,跑起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事儿的。

老师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家访是那年新年前夕,我因为大冬天吃了凉东西患肠炎生病住院几天回家后,老师到家里来看我。

那时我应该是上初二了,很多细节现在都记不清了。唯一记得清楚的是老师给我补习功课。他是我的语老师,可竟然给我补习起了平面几何!也许是我语文学得太好了,没什么可补的了(好像不太可能),也许是陈老师担心我几天没上数学课把功课真落下了。总之,他让我找出数学书,给我讲起了几何题。好像是三角形的相似与全等什么的。他给我讲了很久,我也跟着学了很久,最后他还直夸我聪明,理解能力强。那时心里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甜蜜与自豪,而伴随着这种幸福感的是,老师的恩情已被我深深埋在记忆和心灵的深处。

还有一位,是我在北师大学习时的古汉语老师、大四年级班主任兼入党介绍人易敏老师。

老师的家访发生在我大学毕业几年后的一天晚上,当时颇令我感到吃惊,更多的则是感动。

那时,我刚刚生了儿子不久,应该是出满月了,但还没出伏天儿,天气很热。老师不知从哪个同学那里得到了消息,特意来家里看望我,还有我的儿子。

记得那天易老师是骑车来的,还特意给我和儿子买了一块儿大浴巾和几块毛巾,大概是想到我经常要给孩子洗头洗澡都会用到吧?(那块儿大浴巾我都用了15年了,现在还在用。)老师说,记得我属狗,就特意买了一条印满了大狗小狗的浴巾来给我和儿子道喜。现在,儿子已经长成了十五岁的少年,而记忆中的温情与感动仍然没有丝毫褪色。

我想,不用再多做解释了,烈日炎炎下的家访虽然辛苦,但更多的是幸福。因为,对于一个即将受教于自己的的每一个学生来说,我所做的,不过是在回报当年自己老师的恩情于万一!我是在把多年前自己老师的家访延续而已。相信恩师们在看到这篇文字的时候,一定会欣慰于自己当年也许是无意的付出,竟会以学生这样的方式延续与传承吧!

是的,我的家访,辛苦而普通,却让这样一份美好与崇高在生命中延续……

(作者赵燕梅,北京四中初一(5)班班主任,中学高级教师。)


主  办:北京市教育委员会 承  办: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协  办:北京市妇联、北京日报专刊部、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 运行管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教育在线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地  址:北京市北四环东路95号 邮  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