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教师笔谈 > 
家有小儿初长成

中关村二小百旺校区一年级 刘洪川

“魔王”初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咬小橡皮”

认识小敬,是从惊愕开始的。铅笔、橡皮一经他口,全都变得破烂不堪、惨不忍睹,他的小嘴从不停歇,即使我看着他,他也毫不在意,继续自娱自乐,小笔帽吞进去、吐出来,真让人心惊胆战。

初步了解后,我发现,小敬是个很自我的孩子。他自说自话、指东打西,仿佛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他感兴趣的事雷打不动,而对不感兴趣的事却是直接自动屏蔽。我和他说作业问题,他跟我说跳绳比赛;我跟他说遵守纪律,他却只关心蓝精灵奖票;同桌小天和他抖空竹,他用小天的空竹线玩拔河……

起初,我总是耐心地走到他身边,从他手里把铅笔橡皮拿出来,端放在课桌上,或者把他拉到身边,轻轻摸摸他的头,希望能通过这种无声的提醒引导他转移注意力。但是他依然我行我素。那吞进吐出的橡皮笔帽、那充耳不闻的态度,时刻都在撕扯着我的耐心。渐渐地,批评、指责、反复的教育,成为了我们之间最主要的沟通方式。小敬好像也并不在意,他的眼神总是淡淡的,没有起伏,就算被批评时,也非常淡漠,丝毫影响不到他自娱自乐的快乐,让人更加怒从心生。而他则用时而漠视的眼神,时而偏激的行动告诉我“随便你”。

渐渐地,小敬的特立独行引起了班里其他同学的不满,同桌小天的家长还特地给我打来电话,言语中满是担忧。作为班主任,我十分理解小天的家长,小天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谁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身边都是热情、向上的同学呢?但是同时,我又深刻地知道,想小敬这样的孩子,更应该给他营造一个和谐、温暖的环境。通过一个多小时的诚恳交谈,小天的家长终于同意,愿意继续让小天坐在小敬身边帮助他。

 

“战争”升级——一句玩笑引发的恶战

事情很快过去了,孩子们好像也像预期的那样,逐步融合在一起。没想到一天晚上,小敬的妈妈却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老师,这两天孩子一回家就让我们把家里的汽车藏起来。我都懵了,一问才知道原来是班里的小天跟他说要把我们家的车砸了,其实我们当家长的都知道这是开玩笑,但是孩子单纯,心里总惦记这事儿,而且这种情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小敬一天到晚都担惊受怕的……”耐心地听完小敬母亲的“控诉,我先肯定了她能够把这件事看成是孩子们之间的玩笑,然后又把小敬的进步,特别是小天在学习、生活中对他的帮助、包容讲给了小敬妈妈听。67岁的孩子没有太多理智的沟通,更多的是情感的交流,在处理朋友之间的问题时,不能恰到好处地掌握分寸,生活在集体中,同学之间产生了矛盾是不可避免的,这个时候引导孩子正确地看待问题就很重要了。

听了我的劝解,小敬母亲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一些,她提出还想再见见小天,求证一下事情的始末。我跟她解释,无论什么情况,家长直接见孩子解决问题都是不合适的,这会给孩子的心理造成很大的负担,我会跟两个孩子了解情况,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第二天,我找到了小天,孩子一问三不知,俨然已把“砸车”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我理解孩子,他们太小,不能拿捏好分寸,无心说出了话,却给同学、老师、家长造成了困扰。我和小天耐心地讲明了随意开玩笑的严重性,表示下次一定会注意,不开这种玩笑了。

放学后,还没等我给小敬妈妈打电话,她的电话就来了。电话那头的小敬妈妈怒气冲冲,第一句话就是:“老师,我必须和小天的妈妈谈谈!”嗯?我一头雾水,两个孩子在学校已经握手言和了,怎么家长又开战了?我连忙问:“怎么了?”“您不知道,今天小敬回来就哭,说好多同学都不理他了,还弄个什么联盟,小敬说他们都是小天的朋友,因为他和小天闹矛盾,别人就不理他。您说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就搞小团体呢?”我苦笑,一句玩笑居然能引发这样的混战。

 

“擒贼擒王”——柳暗花明又一村

看到情况恶化到这种程度,我决定做一次家访,了解小天的生活环境,拉近家长、学生的关系。但同时,我的心里也不由得泛起了嘀咕:我的家访能收到欢迎吗?小敬的家长能心平气和地和我谈问题?这次家访真的能有收获?带着这些顾虑,我走进了小敬的家。

刚一进小区,远远就看到小敬一家早已在楼门口了,更让我诧异的是,连小敬70多岁的爷爷也出来迎接我。见我来了,一家人赶忙上前嘘寒问暖,特别是小敬的妈妈,一改电话中的剑拔弩张,态度亲切诚恳,更像迎接久违的老朋友。

为了能够拉近和家长的“心距”,家访前,我对谈话内容做了很多设想。落座后,我先把小敬在校的趣事讲给他的家长们,几个大人立刻就被吸引了,当说到孩子为了给班级争光,在接力比赛中摔破了胳膊,却没掉一滴眼泪,我分明看到,小敬妈妈的眼眶都湿润了;当说到孩子跳绳比赛,被绳子缠到了腿,怎么也脱不了身时,小敬父母那爽朗的笑声深深地打动了我……接着我们又沟通了小敬第二学期的进步、不足和我对他的期待。听到老师这样诚恳的话语,小敬妈妈终于和我说出了她一直以来的心病:小敬刚满周岁时,生了重病,全家人都焦急万分,对孩子也格外疼爱、宽容,作为一位母亲,小敬的妈妈更是惶惶不可终日,对孩子千依百顺,听不得其他人对孩子的一点批评教育,两年后,孩子的身体在全家人的呵护下终于康复了,却也变得自我、任性。交谈中,她的眼角一直挂着泪水,看到孩子现在的情况她真的后悔万分,却更感到不知所措,力不从心。

听了小敬妈妈的诉说,我心中久难平静。作为一位老师,我真的对孩子了解的太少了,他自我,是因为全家六口人的世界中只有他,他调皮,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告诉他这样做不对,怎样做才正确。但是现在,我要做这个人,爱他,却不纵容他的人。

从小敬家回来后,我对自己说,要转变孩子,先改变自己。再看到小敬,我总是先跟他打招呼,抱抱他。下课后,我把其他孩子叫到身边,教他们玩游戏,同学不愿意和他一组,我就主动要求和他在一起。慢慢地,孩子们看到老师愿意和他玩,也都主动凑到他身边。一开始他总是躲着我,一副很不自在的样子,但是久而久之,可能是习惯了我在他身旁,也就不那么反感了。

即使这样,他的淘气依然不减,每次惹祸回来,都低着头不看我,让我一个人生气。这个时候,我都在心里数10个数,实在气坏了,就出去转一圈,回来再解决问题。外面空气凉爽,人也冷静了。慢慢地,他真的和我亲近了,不再抵触我了,在班级中也有了2个好朋友。

一天放学,其他同学都走了,只有他一动不动,靠着教室门看着我,半响,他轻轻对我说:“老师,我想住在学校里,”我看着他,他继续说,“那样我就能和您在一块了。”一下子,我的心跳都停止了,我分明听到,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喊:“真的!真的!”

 

后记:

现在,小敬的妈妈时常和我沟通,她告诉我,看到孩子每天回家兴高采烈地讲述学校里的事,她高兴极了,不知该如何感谢老师。我说:“真的,没有什么能比孩子的爱更让我感到幸福了,也没有什么能比孩子的成长更让我感到值得了。”

在二年级18班,孩子们和我幸福地成长着……


主  办:北京市教育委员会 承  办: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协  办:北京市妇联、北京日报专刊部、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 运行管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教育在线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地  址:北京市北四环东路95号 邮  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