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家庭与法 > 
一次被感谢的犯罪

  一次鬼使神差的巧合,一种即兴式的犯罪,让一个刚刚考上大学的男孩面临盗窃罪的起诉,最高三年的刑期意味着男孩的人生从此将完全改变。
  一个普普通通的检察官,作为法律人,原本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可以让这个从自己手头办结,进入正常诉讼程序;但是作为父母,作为社会责任的承担者,检察官选择了背负责任,对这个孩子进行挽救,给他的人生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一年漫长、揪心、琐碎的帮教与监护,检察官的用心良苦没有白费,男孩在一年里发生了巨大而令人惊喜的改变,孩子的爸爸由衷地说:“我甚至得感谢这次犯罪,给我重塑了一个沉稳、懂事、有责任的好儿子。”
  刺激出演现实版“偷菜”
  2009年7月28日下午,一个寻常的夏日午后,对于刚刚参加完高考的蓝天(化名)而言,这个下午阳光明媚却又轻松得近乎无聊。
  下午5点30分,蓝天拿着妈妈给自己办的健身卡来到健身会所,离开的时候,蓝天却鬼使神差地把自己的储物柜钥匙插进了别人的锁芯,柜子竟然被打开了!里面的东西明显不是自己的,一个运动包里有大量现金。
  “哈!刺激!我太有才了!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偷菜么…”突如其来的狂喜淹没了这个大男孩的头脑,没有太多的思索,家境优越、从不缺钱的蓝天从柜子的钱包里拿走了柜子主人丁军(化名)的2700元钱。
  时隔20天,8月19日下午3点半,蓝天再次刺激上演升级版“偷菜”,第二次将丁军的更衣柜打开,窃取“JEEP”车控钥匙一把,经鉴定价值2000元;“天王”牌男士手表一块,价值600元。之后,蓝天通过手中车控钥匙在健身会所的停车场内找到丁军的车辆,将手扶箱内的2500余元窃取后逃离现场。
  两次“偷菜”,蓝天共计所得财物价值7800元。
  2009年8月25日,蓝天被公安机关抓获,报捕罪名为盗窃,按7800元盗窃金额计,可能面临的最高处刑为3年。
  崩溃的父母
  蓝天涉嫌盗窃,父母几乎完全崩溃。妈妈像祥林嫂似的自怨自艾:“早知道这样,我就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了,我真不该给他办那张健身卡。”
  爸爸陷入了可怕的沉默,间或的一句话就是“丢人,太丢人了!”
  父母怎么也想不通,家里条件这么好,从没缺过他花钱,他为什么要去偷别人的钱,为什么?
  大学录取通知书来了,蓝天考上了本市的一所大学,但这对父母而言更是莫大的刺激,孩子这辈子都完了,还奢望什么大学?
  救还是不救?
  案子到了检察院,未央区检察院公诉科干警张婷婷像对待以往所有的案子一样,细细地翻阅着涉案的全部卷宗,该起案件属于典型的临时起意型犯罪,犯罪数额属于较大,法定刑在3年以下,且蓝天在作案时系未成年人,案发后不久即被某高校录取,到案后能够诚恳悔过、认罪态度较好,被害人的损失也已经得到全部赔偿,被害人对蓝天也表示谅解。
  经过进一步的外调内查,张婷婷了解到蓝天是个本质很好的孩子,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性格开朗。家庭管理也很严,父母对他寄予厚望。
  张婷婷发现,蓝天身上有种强烈的叛逆性,特别是对他的父母,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每次当干警单独讯问蓝天时,他完全是个易于沟通的大男孩,问什么都能够很坦诚地面对;可是如果他妈妈在场,蓝天往往表现得很倔强、很暴躁,甚至故意和妈妈唱对台戏。敏锐的张婷婷同时察觉到了妈妈对蓝天的那种不容置疑、甚至有些不顾蓝天感受的大包大揽。
  这个孩子,扶一把,很有可能就此顺利度过叛逆期;而如果受之刑罚,不但增加司法成本,也很容易造就社会的对立面。
  张婷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考虑对这个案子适用相对不起诉制度,但是涉案的7800金额,远远超过了相对不起诉情形中的相关规定。
  “这个孩子值得也应该挽救,我们能否对其试行一种附带条件下的不起诉处理?”张婷婷把自己的想法汇报给科长郑聆。同样作为母亲,郑聆深知如果一旦提起公诉对蓝天以及他的父母意味着什么,通过深入了解案情,几经权衡,郑聆支持张婷婷对蓝天进行挽救的想法。
  恰在此时,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了“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立法建议稿,鼓励基层检察院积极尝试“附条件不起诉”制度,于是,未央检察院公诉科决定将本案作为该院试行“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第一案。
  检察长力排众议
  想法提上检委会,有人质疑,为什么选这个案子试行“附条件不起诉”,是不是因为他们家有钱?更多的人则担心,试行“附条件不起诉”,意味着检察院要额外承担对蓝天一年的帮教监护责任,如果期间一旦出了什么问题,谁来担这个沉?
  “那天的检委会气氛因此有些凝重,我记忆最深的是,最后李检委缓缓地站起身,环视了大家一眼,掷地有声地说:‘我也有孩子,如果挽救这个孩子一定要背负风险与责任,我愿意承担!’”郑聆告诉记者,在检察长李亚军力排众议之下,他们从蓝天一案开始了对“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系统化探索。
  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全程监督
  为了回答“为什么选这个案子试行”的质疑,确保公平公正公开,公诉科请来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人民监督员全程跟踪与监控本案实行“附条件不起诉”的情况。
  按照规定,未央检察院公诉科征询了公安机关、被害人、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的意见,邀请公安机关办案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等相关人员举行了案件听证会,同时邀请院纪监察部门进行全程监督、检察。最终,慎重决定对蓝天适用附条件不起诉,考验期限为一年。
  提起这段过程,市人大代表、未央区法律援助中心主任、未央区检察院人民监督员张黎明记忆犹新。“检察官们为了挽救这个孩子可是下了功夫,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动了我们,而且通过决定前的座谈、研讨和可行性分析,我们也一致认为‘一定要给孩子个机会’,而办案检察官张婷婷的爱心、耐心和责任心,让蓝天从最初接受帮教时的不沟通到渐渐开朗,有了笑容,到最后的完全积极面对人生,效果这个好,让我们所有人都为之欣慰。希望这种附条件不起诉的制度能在更大范围内推广,毕竟刑罚的目的也是教育人,挽救人。”
  检察院的行动同样感动了案件被害人,他以书面形式表示谅解,“都是当父母的,我愿意挽救这个孩子。”
  潜移默化的帮教
  从此张婷婷在工作中多了一份特殊性的牵挂,蓝天每天在干些什么,想些什么,是不是在朝着大家期许的方向努力着?
  张婷婷身体不太好,家中的宝宝也才刚刚两岁,但是这一切都没能成为她减弱对蓝天帮教的理由,在长达一年的帮教期里,张婷婷坚持每个月至少会见蓝天1次,雷打不动。对蓝天的改造也从最细微的环节做起。
  张婷婷让蓝天剪掉了原本一头黄色的卷发,理成整齐清爽的短发;遇到出庭公诉盗窃罪案审理,张婷婷会带着蓝天一起去,让他感受真实的庭审,了解盗窃罪的后果,听听被告席上的忏悔;给地震灾区捐款那天,张婷婷叫蓝天来感受大家的爱心;遇到院里外出举行公益活动,张婷婷会叫蓝天参加;看到好书好电影,张婷婷会推荐给蓝天,有时也会带蓝天一起去看;更多的时候,张婷婷会让蓝天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学习、生活、思想情况汇报,而且必须认真工整,言之有物,每当这个时候,张婷婷会正常处理自己手头的案子,没有案子的时候就看书,静静地陪着蓝天。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蓝天和我们也挺对立,我们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于是我们就从他感兴趣的话题入手,体育明星姚明、他钟爱的小号、校园生活,不懂的就在网上查,有了共同语言,他渐渐地愿意和我们交流了,我就跟他讲我的经历,也有17、8岁时的叛逆,也有就业不理想时的困惑,我觉得这种感同身受的教育他挺认可。对我们也不再有高高在上的距离感。”婷婷告诉记者“第一次带他参加盗窃案的旁听,他特别受触动,甚至被震撼到了,随之发生的转变也特别明显。”
  去年年底,张婷婷代表未央检察院参加市检察院举办的十大精品案例展示,蓝天跟着同去,展示中,张婷婷严密犀利的论证、行云流水般的表述、铿锵有力的语气,不仅征服了评委,也折服了蓝天这个从不轻易服气谁的大男孩。
  相处越久,蓝天就越佩服这个检察官姐姐,“婷婷姐姐真有学问,教育我的那些故事都像是专门为我准备的,我问什么她都知道,什么事都难不倒她。法庭上遇到被告狡辩,婷婷姐姐也从来都是镇静应对,真帅!”
  浪子回头
  渐渐地,蓝天变得沉静下来,不再总是无所事事、心浮气躁;蓝天变得爱看书了,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蓝天甚至改变了对未来女友的标准,以前是要漂亮、热辣、感疯感玩儿。现在是“要像婷婷姐姐那样有学问,要文静!”还有许多许多的变化是潜移默化着悄悄发生的。
  蓝天的父母又一次专门来到张婷婷的办公室,说儿子真的变了,以前在家稍不如意,摔门就走;从不和父母多说一句话,看电视的时候,父母要看哪个台,蓝天一定换到别的台,哪怕自己不看,还把声音开得超大;爸爸的腰炳犯了,疼得直不起身,他却连扶都不扶一下……现在蓝天静下来了,在家能呆住了,能够很客观地评价自己的优点缺点,愿意和父母推心置腹地交流,很坦白地告诉妈妈说自己长大了,让妈妈别再像母鸡护小鸡似地看着他。说着说着,妈妈幸福地哭了。爸爸说现在自己一说哪儿不舒服,蓝天就会凑上来说“爸我给你揉揉吧”。“每当这种时候,就别提我心里那个美了!养这么个儿子才是幸福!我真得感谢这次犯罪,谢谢你们给我重塑了一个好儿子!”
  今年年初,一年的取保候审期终于圆满地结束了,作为评价,检察官们身着便装,以其他名义来到蓝天就读的大学,了解他在学校的表现,蓝天是班里的文体委员,老师说他责任感强,是老师的好帮手,同学们说他乐于助人,阳光开朗……
  采访手记
  “感谢犯罪”,这个听起来明显的悖论背后,竟然是这样一段令人感动的故事,面临救与罚、诉与不诉的抉择,未央区检察院地检察官们以用于担当的气魄,主动承担起一份沉甸甸的社会责任,他们用爱、用责任挽回了一个花季少年险些错失的美好人生,这种挽救,某种意义上甚至超越了生命的价值,在故事的结尾,记者见到了焕若重生的蓝天,帅气的脸上阳光灿烂,看得出他已经完全走出了曾经的阴影,一幅开阔美好的人生画卷正在他的面前舒展开来,而未央区检察院的优秀检察官们,用自己无愧的职业操守和社会责任感,在这画卷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点晴之笔。记者陈新
 
  相关链接:
  附条件不起诉(或称暂缓不起诉),也有人称之为“温情执法”。是指人民检察院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轻微刑事案件,在遵循法定程序、确保办案质量的前提下,在一定期限内附加条件地对犯罪嫌疑人做出拟不起诉决定,考察期满后,视情况做出提起公诉或不起诉决定的工作机制。
  2002年10月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在全国率先出台了《检察机关暂缓不起诉试行办法》。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检察院根据该区作为本市大学城所在地的特点,重点在大学生犯罪中试行暂缓不起诉制度,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则针对11名15岁至17岁的中学生故意伤害案试行暂缓不起诉制度,此后,河南、山东、浙江等地也相继出台了暂缓不起诉制度,在社会上也引起了很强烈的反响。
  法学教授李建民认为,刑法对任何一种犯罪的惩罚,归根结底是通过惩罚、教育挽救罪犯,如果能有一种更好的办法达到挽救效果,不一定就非要将其送进监狱。“暂缓不起诉”的方式,在西方一些国家早已采用。他同时强调,适用“暂缓不起诉”要有一定条件,在期限内,也要给疑犯规定义务。
  201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理论研究所提出“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立法建议稿。
  立法建议稿提出的附条件不起诉适用条件为,“对可能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单处附加刑的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并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犯罪嫌疑人同意,人民检察院可以做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所称的几种情形分别为:
  (一)犯罪嫌疑人是未成年人、七十岁以上老年人或者正在怀孕、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的;
  (二)犯罪嫌疑人是又聋又哑的人或者盲人,以及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的;
  (三)具有自首、立功等法定从轻情节、减轻处罚情节的;
  (四)犯罪嫌疑人是初犯、偶犯,具备良好帮教条件的;
  (五)得到被害人谅解的。


  来源: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检察院


主  办:北京市教育委员会 承  办: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协  办:北京市妇联、北京日报专刊部、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 运行管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教育在线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地  址:北京市北四环东路95号 邮  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