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家庭与法 > 
女大学生遭遇假老板,命殒找工作几多叹息

 

  2011年1月,重庆渝北警方破获一个令人震惊的案件:一位女大学生,去长寿见网友时被对方杀害。而她见网友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找一份好的工作。而这个网友并非“老板”,而是鱼庄的一名打工仔,在身份被识破时,他起了杀心……

  打工仔钱色被骗,绝望回头遇漂亮少女
 
  袁晓菁1988年出生在重庆主城,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2010年,她从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就开始找工作,总是高不成低不就,这让心高气傲的她非常难受。
       这年9月,呆在家里的袁晓菁每天都在网络上泡着,在QQ上交着不同的陌生好友。一方面打发寂寞,一方面也想快点找到工作。她就这样在QQ上认识了江海。
       面对袁晓菁主动加他为好友,江海没有拒绝,看到同意加为好友的江海,袁晓菁主动套起了近乎:“你好!”面对一个可爱的头像突然跳动起来,用手机上着QQ的江海并没显得多么激动,只是随意地回了相同一句话:“你也好!”见对方礼貌有加,袁晓菁习惯性地想探听一下QQ上这名陌生男子的来历。
       今年38岁的江海出生在长寿区江南镇一个普通家庭,23岁时就与自己的前妻结婚,因家境清贫,所以生活没几年妻子就和他彻底分道扬镳。遭受打击的江海日思夜想,如果有钱就好了,也不至于让妻子弃他而去。然而,文化不高的江海并没找到一份让他荣耀的高薪的工作,想来想去,只好到外面大城市打工。
       1997年,江海只身来到深圳,在这里他认识了一个打工妹小文,小文也是一个人来这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大家一样的际遇让江海很快和小文成为了朋友。异地他乡,一年的时间,互相照顾交往下,小文便和江海成为了恋人,有了小文,江海决心要努力工作,让小文不必受苦。
       世事难料,1999年12月,江海同以往一样回到和小文一同租住的小屋时,发现小文一筹莫展地坐在床上,似乎有什么心事。江海开口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小文这才声泪俱下地说自己的母亲在家乡病重,要拿钱回家治疗,小文哪里有多少钱,说到这里,小文哭得更是伤心,面对情人如此难过,耿直的江海在心里默默盘算了一下:“要不,你把我这两年存的钱先拿去,不够,我再想办法。”小文模糊的泪眼抬起来弱弱地看了一下江海:“不行,你辛辛苦苦赚的钱,我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得了你。”江海像个大哥哥一样,“没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钱没了可以再赚,你妈没了怎么办?”就这样,小文拿走了江海的钱,并约定只要妈妈的病一好,她便回深圳找江海,临走时,还留了个地址给江海。
       2000年春节,江海没有回家过年,而是为了找更多的钱继续留在深圳打工,他休息时还给小文写信,可春节完了,一封回信都没有收到,他心想,可能小文忙着在家照料生病的母亲才没有回信。可等待了半年过后的江海依然没能等到小文的联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鬼使神差地拿着地址只身来到小文的家乡去找她,这时他才发现,跟他在一起一年的女子竟骗了他的钱,逃之夭夭,留下的地址也是伪造的。
       心里像被刀子割了无数刀,内心淌着血的江海决定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回到家乡。回家过后他再也不会想 结婚,只是平平淡淡地生活就算了。
       2010年江海在长寿一个鱼庄负责杀鱼,平时工作不忙,闲来无聊,江海在工作时也开始学着别人用手机聊起了QQ。10月初,令江海没有想到的是,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陌生的女孩,女孩闲着无聊便随意加好友,她的网名叫“乖乖”,“乖乖”正是袁晓菁。
 
  拜金女孩主动进攻,岂料“老板”身份有假
 
  袁晓菁刚认识江海没多久,就开始打听:“你的资料上写着你40岁,是真的吗?”江海想了想,还是诚实地回答:“我今年38了,只是资料上多写了2岁而已。”“那你是哪里人呀?”“长寿的。”“长寿湖的景色很美,我以前还去过一次呢。”“呵呵,那有机会你也可以再来看看呀。”江海继续说道:“小姑娘现在还在读书吗,资料上写你只有22岁。”
       袁晓菁看到江海也开始主动回应起来便顺势问道:“没有读书了,在工作呢。你呢?今天怎么没有上班?”江海听到这里,忽然敏感起来,这么小的女生跟他才认识,干嘛问这么多啊。带着点反感,江海也顺势编了个谎言:“我在办公室坐着呢,今天不忙。”袁晓菁觉得这个刚认识的38岁男子会不会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男子呢,如果是个大老板就好了。
  几番交谈,袁晓菁知道了江海是一名园艺工程的小老板,目前公司开在长寿,袁晓菁主动给江海留了她的电话,同时向江海表示:“我觉得我们多投缘,你也把你的电话告诉我,我们以后没在网上就可以偶尔联系了。”江海正愁没事做,留下真实的电话以后,顺势还问了句:“我以后该叫你什么呢?”袁晓菁在QQ上回答说:“我觉得乖乖更好听,你以后就叫我乖乖吧,你呢?”江海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这个女孩主动还可爱,便留下了自己的真名。
       第二天,袁晓菁和江海又在网上见面了,聊了些许两人对人生的看法,袁晓菁开始对江海愈加殷勤,每天嘘寒问暖。三天以后,袁晓菁开始向江海坦白:“我其实现在没工作,在家耍呢?”见江海没有过多地询问,袁晓菁进一步表示:“你能不能帮我找工作呀。”江海一听袁晓菁找工作的事情,害怕被袁晓菁拆穿他的谎言,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便一口否决了袁晓菁的要求:“我能帮你找什么工作呀,我们这里也没适合你一个小女孩做的。”袁晓菁见江海听见这个请求并不爽快,但也没有操之过急,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江海故作殷勤。
       一段时间,袁晓菁几乎每天都会和江海保持联系,同时,她也不断在网上搜索求职信息,但网上能搜到的信息,都是一般的文员等职位,而她不想干这种打杂的工作,可她又没有什么技术优势,想来想去她还是只有和江海套近乎,希望能从他身上谋求到什么好点的工作,天真的袁晓菁曾对好友表示:老板身边都需要个什么助理之类的,或许江海也需要啊。看自己和江海现在已经比较熟悉的份上,袁晓菁又对江海旧事重提,只是这次袁晓菁没有开门见山。“我在家里都呆了2个月了,你公司需要一个打杂的人吗?我反正没什么事,或许还可以给你帮忙,顺便学学东西。”江海看袁晓菁老是提找工作的事情,而且袁晓菁的活泼可爱让江海确实也觉得不好推迟,随口就答应了袁晓菁:“你想找什么工作?如果你愿意,就到我的园艺公司来工作吧。但是工资不高,2000元一个月,做得好的话以后再涨,只要你肯学,我这里还是能学到不少东西的。”袁晓菁听到江海这次能如此爽快,再次对江海撒娇道:“谢谢啦,江哥哥,我一定努力学习,你一定要好好教我。”随后又补充一句:“我什么时候过来呢?”江海此时并不是抱着能让袁晓菁找工作的心态,而是一颗寂寞躁动的心开始狂跳不停,他想不管了,把她引过来再说,一个小女孩而已。
       商量好后,袁晓菁迫不及待地收拾好行李,告别了父母,说自己在长寿找到了工作,准备前往。没有多想,约定好时间,袁晓菁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坐了从重庆陈家坪的大巴车满脸期待地赶往了长寿。
      10月20日早晨7时,袁晓菁兴匆匆地给江海打来电话:“喂,是江先生吗,我是‘乖乖’,我快到长寿了,怕打扰你上班,我特地坐的早班车过来,你过来接我吧。”“这么容易就过来找一个陌生网友,也才认识半个月不到,这个小女孩也太天真了吧。”看了看时间,现在确实很早,没想到自己随意忽悠的一个小女孩这么容易上当。“也许是为了钱,为了傍上一个大款,一个老板。”江海忽然这么想,又觉得这个女孩哪里是天真,简直就是势利。
 
  假老板身份被识破,凶残勒杀“乖乖”女几多叹息
 
  心乱如麻的江海还是一早就来到长途汽车站开始等待袁晓菁,一路上,他没有想好怎么样给袁晓菁介绍工作。不一会袁晓菁的车就到了长寿,袁晓菁主动一个箭步走了上来,故作可爱的姿势上来就一句问候,引得江海脑子里嗡嗡作响。
  袁晓菁的样子比照片上更为可爱,白皙的皮肤,脸颊两边微微泛着粉红,化了一点得体的淡妆,虽然脸蛋有点微胖,但更是显露出袁晓菁本身的朝气蓬勃与可爱,尽管江海见到袁晓菁已经开始上下打量,眼睛左右晃个不停,但他还是忍不住再多看了一眼袁晓菁的头发,乌黑的长发让江海不由得眼睛一直在袁晓菁身上没有移走过。
       袁晓菁似乎也察觉到了江海一直盯着她看个不停,江海还没回过神来回应袁晓菁的问候,袁晓菁忍不住再次提醒了一下江海。
       江海这才恍然大悟,说:“走吧,我带你去我工作的地方看看。”袁晓菁笑眯眯地跟着江海走,江海此时脑子里想,“我难道要带她去我工作的鱼庄,那不是只能说明我在骗她,但是不骗她,我怎么向她坦白呀?”为了多拖延一些时间,江海把袁晓菁带向了羊子崖方向。羊子崖是长寿的一个荒山,那里没有人烟,袁晓菁哪里知道此时的江海其实已经在见到她的那一刻色心抖起,她还乖乖地跟在江海身后,以为凭她漂亮的外表能够吸引到这位大款,让她不但工作无忧,日后还能傍上他不愁吃穿。
       但是,越来越远,越来越荒的路程,让袁晓菁开始有所察觉,袁晓菁走着走着,开始问道江海:“我们不是要去你公司吗?怎么这个地方不太像啊?”“不远就是我公司,我先带你到这里看看,风景挺美的。”袁晓菁见势不对,便停下了脚步:“我们直接走公司吧,以后有机会再来这里看啊。”“我对你有意思,你愿意跟我,我就让你以后不愁吃穿。”江海见四处无人,开始色心大起。机智的袁晓菁并没有推开江海,但想着这位老板的话,袁晓菁解释道:“我例假来了,不过,等我身上好了,我愿意跟你好。”不能发生“关系”以后,袁晓菁继续追问江海找工作的事,江海听到袁晓菁一直不停地问,心里异常烦躁,便直接对袁晓菁坦白:“我不是老板,是给人打工的。”
       袁晓菁听到这样的回答,生气地甩开江海的手,觉得自己明显被骗的袁晓菁执意要往山下走,而此时的江海已经怒火中烧,被前妻抛弃,被情人骗走自己的血汗钱,江海突然拉住袁晓菁,当即给了她一耳光,袁晓菁一不留神没有站稳,直接倒在了土堆上,开始哭了起来,江海嚷道:“我要整死你,你们女人都是为了钱!”
       此时的袁晓菁哭得泣不成声:“我和你过,我们组建一个家庭,我不骗你,我发誓。”已经失去理智的江海听不下去袁晓菁带着哭腔的哀求,他一步步逼近袁晓菁,袁晓菁再次哀求:“我对你有感情的,我发誓,我们组建家庭。”
       袁晓菁趁江海不备,站起身来向前奔跑,江海见状,把袁晓菁追向了山腰的一个小河边,袁晓菁无处可逃,又苦苦哀求江海,面无表情的江海抢过袁晓菁的手提包,用手提包的包带从后面勒住了袁晓菁,袁晓菁挣扎了许久:“你要好多钱,我去借。”袁晓菁继续求饶。“我拿钱没用,只想杀死你。”说完这句话,江海活活勒死了袁晓菁,并将她埋在了河边的沙坑里。
       12月28日,袁晓菁的父亲发现女儿自从去了长寿就再也没有打电话回家过,电话也打不通,才觉得一个多月来不对劲,赶紧跑到江北区花园村派出所报案。
       1月1日,在接到报案后的第4天,警方在渝北区新牌坊某餐饮酒店将犯罪嫌疑人抓获。经审讯,江海对杀害袁晓菁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袁晓菁为化名)

  [编后语]
  编完本稿,心情十分沉重。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大学生,仅仅为了找一份工作,便命殒他乡。这一方面说明目前的就业形势非常严峻,不少大学毕业就失业;另一方面也对部分好高骛远者、拈轻怕重者、投机取巧者敲响了警钟。
       本文的主人公袁晓菁找工作不走正规的应聘程序,却寄希望于网聊,寄希望于傍大款。这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不尊重,错误的种子已经悄然发芽。可袁晓菁不仅没有认识到现实的险恶,没有任何调查,也没有任何防备,就轻信了一个假老板随口编造的谎言;而且以轻佻的语言,冲动的行为在生命的歧途越滑越远,最终将自己推到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编发本稿,只希望求职路上类似的悲剧少些、再少些!

  来源:《青少年与法》2011年3期


主  办:北京市教育委员会 承  办: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协  办:北京市妇联、北京日报专刊部、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 运行管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教育在线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地  址:北京市北四环东路95号 邮  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