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家庭与法 > 
渝鄂两地生命大接力,爱心铺就少年犯良知回归路

   晴天霹雳: 美丽姐姐身患绝症

 

  “弟弟,我要走了。你要多听爸妈的话,我真的很舍不得你们……”迷迷糊糊中,胡杨看见姐姐梦雅苍白的脸上泪水涟涟,像云彩一般越飘越远,他使劲儿地拽着姐姐的手舍不得放开。“姐,你别走——”胡杨大声喊着,禁不住哭出声来,可一着急竟然摔下了床。
  拥着被子坐在地上,胡杨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噩梦。此时,天刚蒙蒙亮,同一个监舍的室友们都还睡得正香,可是胡杨却再也睡不着了。他伸手从枕头下摸出几天前远在武汉读书的姐姐胡梦雅寄来的一封信。摸索着信笺,信中的话,胡杨几乎都能背下来了:“弟弟,姐姐的人生里原本有一个梦,梦想我能让你和爸妈在城里住上楼房,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是,梦碎了一地,想飞的羽翼散落了……”泪眼模糊中,胡杨17年来终于意识到自己背离那条关爱的路有多远。
  现年17岁的胡杨出生在湖北沙洋农村,他有一个大他5岁的姐姐胡梦雅。由于父辈几代单传就生下他一个独子,所以一直以来尽管出生在农村,但是胡杨的父母和亲戚都很迁就他。有好吃的好穿的总是给他留着,家务活也从不让他碰一个指头。姐姐胡梦雅却从来没有跟胡杨争抢过什么,她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个性温和文静。
  上学后,胡杨的个子一下窜到1.75米,长得敦实健壮,性格又暴烈,动不动就与同学打架。上门告状的家长一拨接一拨,父母气得终日以泪洗面。胡杨好不容易混到初中毕业,父母为了让他有一技之长,就把他送到远在重庆的职业学校学习。可是胡杨天性爱结交朋友,讲义气,就是不喜欢读书。
  2009年6 月的一天晚上,胡杨的几位“哥们”拉他出去喝酒吃夜宵。酒过三巡,大家正喝得热火朝天之时,“哥们”的女友与邻座喝酒的一个年青人发生了口角。看到“哥们”的女友被欺负,加上大家怂勇和酒精的刺激,时年还不满16岁的胡杨竟做了糊涂事——他拿出平时揣在身上的水果刀,和“哥们”一起将对方刺死。2010年3月,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胡杨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随后他被押往重庆市未成年犯管教所服刑。
  得知弟弟服刑,已经在武汉江汉大学文理学院金融学信用管理系就读的胡梦雅泣不成声,她自责自己未对弟弟尽到责任,以致酿成大错。但她明白,弟弟此时最需要的就是安慰。梦雅一封封满含真情的信寄给在监狱的弟弟:“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你好好表现,争取获得减刑的机会,你还年轻,十年一晃就过去了,千万别干傻事啊。”“供我们读书这些年来,爸爸妈妈太辛苦了。你放心,姐姐工作后,就可以让他们歇一歇了……”
  姐姐的一封封情真意切的信让胡杨那颗冰封的心渐渐融化。他第一次在监狱里号嚎啕哭,一旁的管教干部不明就里,上前劝慰,胡杨抬起泪眼说:“姐姐为我做了这么多,将来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好好报答她!”
  2010年7月,胡杨期盼来的却不仅仅是姐姐的信,还有风尘仆仆的父亲胡立平。胡杨见父亲神情疲惫,精神不振。“爸爸,你怎么了?家里出什么事了吗?姐姐给我写了一封信,感觉很不好。”胡立平面对儿子的疑问只是摇头叹息,胡杨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执意要父亲告诉他实情。
  在胡杨的再三追问下,胡立平才抬起泪眼说:“你姐姐……她得了重症,正在医院抢救呢。”胡杨顿感天旋地转:“啥病?你倒是说啊!”
  “白血病。”胡立平有气无力地说。这消息顿时如晴天霹雳,胡杨楞了半晌,猛地往地一坐,抱头痛哭。
 
  希望重现:姐弟骨髓配型成功
 
  胡杨没有想到姐姐胡梦雅想等到他出狱,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那个并不奢侈的梦想猝然破裂,他心里疼痛万分。
  在胡杨入狱后不到一年时间里,是姐姐梦雅的激励让他像换了一个人。胡杨认真学习,积极劳动。不但生产任务完成好,还多次得到管教干部的表扬。他在信里告诉姐姐梦雅,“监狱就像一块橡皮擦,帮我把劣迹斑斑的过去搽干净,让我学会重新做人。姐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改造,争取减刑,早日出来孝顺爸妈。”胡梦雅看得泪眼模糊,她为弟弟的改过自新而欣慰。
  其时,胡杨并不知道,在今年4月的时候,胡梦雅就已经感到身体出现异常。她总是觉得累,一开始是爬楼梯走到2楼都会感到疲惫,有时还会头晕。父亲胡立平有点担心,带她在当地医院检查,确诊她患了白血病。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家人怎么也不相信,他们又赶往武汉协和医院检查,仍然是相同的诊断结果: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可是,为了不让弟弟在监狱担心,她一直坚持给弟弟写信鼓励他,从来没在胡杨面前提一句。
  当胡杨终于知道日思夜想的姐姐罹患了白血病后,这个实情确实如晴天霹雳般击懵了他。
  那天父亲胡立平走后,胡杨在监狱里情绪一落千丈,整日以泪洗面。胡杨向管教民警提出要去看姐姐胡梦雅,可是国法难违。管教民警李廷刚多次给胡杨做思想工作,他说:“白血病不是不能治疗,治疗白血病最有效的手段是造血干细胞移植,你可以捐骨髓给你的姐姐啊。”一席话霍地解开了胡杨的心结,让他在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线曙光。
  2010年7月7日,胡梦雅的父亲胡立平联系在重庆的亲戚,请他们帮忙向重庆市监狱管理局和重庆少管所提出申请,希望儿子能够接受造血干细胞配型检测。重庆市监狱管理局领导知道情况后,相当重视,当即获准进行血液配型。
  2010年7月15日,重庆市未成年犯管教所民警立即带胡杨到医院化验骨髓,结果发现他的骨髓有6个点与梦雅的骨髓配对,符合骨髓移植的医学标准。胡立平的妹夫将胡杨的血样快速送到武汉协和医院,也许是上苍有眼,配型成功!这个好消息令胡梦雅和父母抱头痛哭!然而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摆在面前:胡杨在监狱,如何捐出造血干细胞呢?
  针对这一特殊情况,武汉协和医院血液科初步设计了两套采集造血干细胞的方案:一是将胡杨从重庆带到武汉,在协和医院现取现移;二是委托重庆当地医院,取好后空运到武汉。
  然而这两种方案都面临障碍——前者,由于胡杨是少年犯,离开少管所难度都很大,更何况是跨省转运;后者,两地医疗机构的衔接、造血干细胞的安全转送等,都有一定难度。到底选择哪种方案?大家心里都没底。
  
  爱心奇迹:渝鄂两地生命大接力
 
  2010年8月5日,胡立平火速赶往重庆,向重庆监狱管理局和重庆未成年犯管教所提出申请,希望能够尽快选定移植方案。武汉协和医院也通过重庆红十字会,积极联系当地医院,以承担采集工作。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正当院方和胡杨的家人焦急万分的时候,重庆市监狱局领导明确指示:打破常规处理程序,以最快的速度将情况报上级机关,并要保证胡杨采血前必需的营养。并经重庆市监狱局局长办公会研究,决定选择第二种方案——委托重庆当地医院采取造血干细胞,取好后空运到武汉。
  为了保证胡杨足够的营养和精力,第二天,未成年犯管教所的民警将胡杨送到了监狱医院接受营养专家的专门膳食配备调理。鸡蛋、鲜肉、搭配均衡的蔬菜,热气腾腾地端到了胡杨的桌前,举着筷子的胡杨却久久不忍动筷,他的脸上早已是泪流满面……
  2010年8月20日上午8点45分,重庆市监狱局相关人员联系到第三军医大重庆新桥医院承担采集工作。在重庆少管所民警的监护下,胡杨来到第三军医大学重庆新桥医院。医务人员为他双臂消毒后,将两根与血细胞分离机连接的静脉输液管分别插入手臂静脉血管。9点06分,分离机启动,采集正式开始,采集循环总量为12000毫升,即循环通过分离机的血液总量为12000毫升。
  胡杨躺在病床上,眼睛一直眨也不眨地盯着采血袋和分离机。他看到血液一圈一圈通过分离机,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收集造血干细胞的采血袋也一点一点鼓起来。
  他的眼眶逐渐发红,嘴唇也轻微颤抖起来,泪水悄悄滑落下来。胡杨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姐姐,那么多好心人都在为挽救你的生命奔走,你一定要好起来!
  虽然中午1点了,可是守在一旁的两个民警却没有一点心思吃饭。直到中午1点33分,采集工作终于结束,民警李廷刚和胡杨才松了一口气。
  正当医生将采血袋小心翼翼用毛巾包好,放入装有冰块的冷藏箱内准备离开时,采集完血液的胡杨竟然不顾采血后的晕眩,“扑通”一下跪在管教民警和医生面前,泣不成声地说道:“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救了我姐姐……”在一旁的医生护士和民警忍不住红了眼眶。
  当日下午2点,武汉协和医院工作人员接过造血干细胞后,马不停蹄地赶赴重庆江北机场。一路绿灯。在机场安检处,重庆新桥医院开具的证明交给江北机场负责人,对方立即关闭了一个通道的X光扫描器,待冷藏盒通过后,再由安检人员进行人工检查。傍晚6点15分,飞机平安降落在武汉天河机场。一行人落地后直奔协和医院血液科病房。
  “不用担心了!造血干细胞平安送达,请放心!”武汉协和医院夏教授看到胡梦雅一家人紧锁的眉头忙第一时间告诉了他们。这时,胡立平赶紧给重庆少管所的管教民警打电话。这个时候,重庆和武汉两地关心着运送“生命种子”的所有人才不由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2010年8月20日20点11分,医务人员取下一袋正在静脉注射的药水,换上已消毒完毕的采血袋,只见输液管内,一股红色血液缓缓流下,通过左锁骨下静脉进入到胡梦雅体内。一滴,两滴,三滴,混着血液和药剂的造血干细胞快速流入胡梦雅体内。
  尽管时间依然静静地流逝,秒针的每一声滴答,分针的每一圈旋转,却像一颗颗希望的种子,在25分钟后,随着一袋造血干细胞全部注入胡梦雅体内,“生命种子”终于成功播下。
  爱心创造了奇迹。在与病魔博斗半年多来的胡梦雅的术后恢复状况良好。2010年9月20日,基本康复的胡梦雅出院回家进行后续治疗。
  9月21日,胡梦雅在接受笔者采访时,她对自己的病情持十分乐观的态度,言辞间,她还隐隐地对弟弟放心不下:“我现在的恢复情况很好,我特别感谢重庆监狱管理局和未成年犯管教所领导对我的关心,他们还专门打电话关心我的病情。但我弟弟年纪还小,我希望他能好好改造,我愿意帮助弟弟一起度过难关。”
  笔者随后与胡杨取得了联系,在采访结束时特意提了这样一个问题:“要是受捐助骨髓的不是你姐姐,而是陌生人,你还会这么一往无前吗?”
  “我会的。警官和那么多好心人帮助我们,我也想帮助别人,哪怕是陌生人。”胡杨脱口而出。这个17岁迷途少年朴实的话语让我们看到了他良知的回归,让我们看到了他人生重生的希望,更让我们心生暖意:民警用爱心挽救的不只是身患绝症的女大学生,还有这个曾经踏入沼泽地带的少年
  来源: 青少年与法!(2011年4期)


主  办:北京市教育委员会 承  办: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协  办:北京市妇联、北京日报专刊部、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 运行管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教育在线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地  址:北京市北四环东路95号 邮  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