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学生成长故事 > 
关于蜕变

北京拔萃双语学校 高一一班 石乐谌

 一阵风,一场梦,生命如云般莫测,多远的未来,读来一字一句,人生定义了青春的模样,用回忆诠释着伤感,我们在岁月中苍凉,在妥协中奔跑,在诱惑前迷茫,但无可改变的是褪变。我们的褪变就像萌芽褪变成了绽放的花朵一般,却在温柔的外表中会刺伤别人,也弄疼了自己。

 曾经,我无法想象仙人掌在生长之前只是一颗光滑的萌芽,更无法想象鲜艳的玫瑰,却内心生长出小小的刺,不留意的我们也许会毫不察觉地被刺伤,好比幼年到青春的转变。

 现今出现了一种追忆的思潮,向往过去无知无畏的青春,对成长生活的不满,想念不锋芒毕露的童年,但是萌芽与带刺的玫瑰也不过是人生中的一种蜕变,只是一种自我保护意识罢了。而我所表达的并不只是萌芽与花朵的转变,更多表达现在与以前的改变,我们总是向前,只是追求出生时我们的光滑,却无奈于成长让我们带上了刺,这便是褪变。

 幼时的我们很天真,童年时的我们很简单,似乎生长在玻璃瓶的芽儿,如它心灵一般细腻、纯洁,在阳光下低头或高昂,在微风中摇摆,如一位舞者,随着音乐的流动而旋转。轻轻的叶绿了,渐渐的花开了,抹抹情愫继而发芽开花,那朵嫣红忽明忽暗,独自盛放在心底,又悄悄地落于时间隧道里,落于梨花带雨的梦里;携着月色一个人舞翩翩,轻染如烟往事,提笔是念,潜笔亦是情,梳理旧年的点点滴滴,怀念着一步一行,;那年,那月,那一天,如同开在时光屋檐的花朵,在伸手那一刻,便刺痛了自己,在心里流淌了血泊,我们学会褪变,每一步并不是终点,每一步都可能是起点,即便不能时光倒流,回到最初的萌芽,回到最初的自己,但当我们路过了青春,也许错过了,也许伤害了,但不变仍然是自己,一个独立的个体。

梦里空花已醒,烈日鸣蝉已在心中一烛明灯,驱散了积聚多年的夜色,秋风掠过树梢,夺去了年少与青涩,时光会老去,青春会褪变,当它成长为一颗带刺的玫瑰时,这便是它保护自己而依眫的。

 季节一季季的老去,那朵花却一直在光阴里盛开,在心里始终香韵犹存,就像一坛陈年老窖,随时光越久,越发留香,磬香着岁月如醉如痴,我们惦记着青春,因为我们还怀念那时,记忆犹存。

评论:每个人都会蜕变,每个人都会成长,但是过去的自己也好,现在的自己也罢,都是最好的存在。

北京市网上家长学校特邀主持人 北京拔萃双语学校 高一一班 杨静怡


主  办:北京市教育委员会 承  办: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协  办:北京市妇联、北京日报专刊部、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 运行管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北京教育在线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
地  址:北京市北四环东路95号 邮  编:100101